主杜铁不拆不逆。也爱奇异宝宝~
神仙脑洞辣鸡写手。

【贺文】Re-loved, but also a day to flee

天雷滚滚预警!这是个这辈子我只写这么一次的玛丽苏文。

杜 x 不可透露姓名的神秘女子 x 铁

亲爱的生日快乐!杜铁属于亲爱的,OOC属于我。写完根本自己都没读。

本文标题以及内容多次引用莎士比亚,一般括号里一堆英文的那句话就是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"Iron Man, you fool."毁灭博士发出一声哀嚎。“怎么到现在还没学乖?”

”谁说的?怎么没学?每见一次你,Doomy,我都能再一次学到人类这种生物究竟可以无耻到什么地步。谢谢你一次次刷新我的认知!”

缠斗中两人几乎十指相扣,狠狠较劲儿,任何一方都不愿低头让步。地下室墙面上的巨大阴影仿佛讲述着一对爱侣共舞的皮影戏——位于Latveria毁灭博士的实验室再次成了这支宿敌之舞的舞台。

这一切都因钢铁侠不慎踩上了一格亮灯的地砖而画上了句点。

“You Fool!你又一次触发了我时间机器的开关。”

“Excuse me? 我是Fool, 你是天才吗?请问我们全世界第二聪明的Doom大王,为什么一次次事故后,就从未想过故障安全(Fail safe)措施?”

“你什么都不懂,那是因为……”琥珀色的眼眸落在近在咫尺的钢铁侠面甲上,铜镜般的金属映出Doom那低垂的、微微动摇的双眸。当然,Doom的表情管理向来严谨,即使是最亲密的朋友——如果Doom有的话——与最熟悉他的敌人也看不出有何异常。那几不可见的羞赧也完全掩在了面甲之下。

破天荒的,Doom竟沉默了。

Iron Man,you fool。你要我怎么告诉你……

自从这台机器问世以来,除了你这小傻瓜一次又一次,再也没有人,会犯下这种可恶又可爱的错误。

“说不出来了对吗?”钢铁侠得意得恨不得在面甲下吹起了口哨。

“哼。所谓完美就是,你再也不需要再增添什么。只有傻子会质疑完美主义。”

“是的,可真完美,我们完美的穿越到了——”

“CAMELOT!!!”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——当他们第N次看到这位头戴星月高帽的蓝衣老者时。

“我仍在山中沉睡,感受到了你们的到来,特来给你几句提示,老朋友。”梅林对钢铁侠点头致意。很显然Doom不被包括在“老朋友”的范畴内。

“梅林,如果你知道发生了什么,告诉我们我们需要知道的一切……”钢铁侠直追核心问题。

“我只有几分钟的时间。我伟大的陛下已经长眠,湖中仙女也已沉睡。”

“那毒妇竟也有这一天?”Doom质疑。

“一位强大的法师带走了她!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在这个时间、这个维度,最强的法师是一位美丽高贵的淑女,如果你们能得到她的帮助,或许……”

“这位淑女是……?”

“延塔哲的格雷希娅女士——Gorlois的传人,康沃尔女公爵殿下(Her Highness Lady Gracia of Tintagel, Heir of Gorlois, Duchess of Cornwall)。"

两日后。延塔哲康沃尔城堡。

”告诉我,旅行者们,是什么把你们带至我阶下?”那是一个极其好听的女中音。威严、知性,却带有一种特定的女性温柔。即使狂傲如Doom,也不得不对她肃然起敬。

“是命运,我的殿下。”Doom将铁手置于左胸,微微鞠了一躬。

钢铁侠在面甲下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。这TM是那个眼中只有太阳、月亮和Doom的Doom?

”是你,美丽的女士。”比起突然文艺的Doom,撩妹高手Tony要直接的多。

“你们远道而来,来自另一个时间。想必是累了,你们可以退下了,铁罐人(Tin man)。”格雷希娅不为花言巧语所动。“我的侍女们已经为你们备好房间。”

当晚,中庭。

“就像你说的,每次我们时间旅行,我们都要合作才能……”钢铁侠不情不愿的建议。

“各凭本事,Doom为什么要与你这奴仆合作?以及,你这奴仆有什么值得杜姆合作的?”

“不合作,难道你想同我竞争殿下的宠爱?”

“笑话,就凭你也想与我竞争?”Doom大概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面甲发出嗡嗡声。“你又没有你主人的好容貌、蓝眼睛和翘臀。”

“翘臀?”钢铁侠失笑。“你见过我主人几次?”Doom你都在看哪里哦?即使Tony对背后火辣辣的眼光早习以为常,若来自Doom,得意之余还有那么几分渗人。

”哼。“

格雷希娅的卧室。

身为延塔哲尊贵的女主人,对知识的渴望却从未有松懈。

诺大的卧室中,只有书页缓缓翻动的声音。

这大概是娘胎里带的。母亲偶尔不疯的时候会告诉过她,她的生父是一位非常睿智的男人,曾经整整两周不吃不喝不睡不上厕所,只为学习。

“咚咚咚。”敲窗的声音令格雷希娅皱了皱眉。

谁敢?

她轻轻扭头,只见一捧有她的头三个大的玫瑰花束漂浮在窗前。格雷希娅挑了挑眉,作为学者与法师天生的好奇令她不由自主的拉开了窗。

花束半强迫地被送入她的怀抱。一起抱过来的还有一个不请自入她房间的男人。

“大胆!你竟——”她厉声一喝。目光却不慎落在闯入者的脸上。时尚感十足,一看便知来自另一个时间的黑色短发,比永恒之王(Once and Future King,即亚瑟王)权杖上的蓝宝石更璀璨的蓝色双眸,以及修剪的十分整齐小胡子,为整个过于精致的脸更添了几许男子气概。哦天啊,这简直就是她梦中的男子。

“原谅我,亲爱的殿下。”

“原谅你什么?”格雷希娅宛如被摄魂。用了全部的教养与自制才勉强镇定下来。“深夜擅闯女士的闺房?”

“我刚刚在中庭赏花,十分陶醉,这么做对那么美丽的花儿不公平,但我只要想到你的容颜,这双手,就不听使唤……脚也……”

格雷希娅顺着他的话,将目光投向闯入者的足下。他穿着一双十分怪异的、金红色的金属靴。原来他是那两个来自另一个时间的铁罐之一,没想到铁罐藏起的,竟是如此俊美的容貌和健美的身体。

而他就是利用这双靴子漂浮在她窗前。

“请准许我。”蜜色的大手轻车驾熟地贴上她的脸颊,仿佛他们是一对亲密的爱侣,而绝非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会面。

心声如雷。睿智如格雷希娅,这一刻也暂失言语。

还真得谢谢Doom,提醒了Tony。他的好容貌、蓝眼睛、翘臀,鲜少有女性能抗拒。

所有言语,哪怕最强力的咒语,在那双蓝眼的注视下都仿佛失去力量。格雷希娅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。

Tony唇落在女公爵眼皮冰凉肌肤上的同时,Tony伸掌对着被他抛向大床的玫瑰花束,轻轻一轰,花瓣便纷纷扬扬散了一床。

很好,Tony想,即使在早古时期用不了FRIDAY,用他从不出错的大脑计算自是精确无疑。

格雷希娅身上带着一种不同于现代香水的香甜气息,怀中这位美丽的淑女,大概是他再一次该死的穿越旅行中唯一美好的存在吧……

第二天早上,格雷希娅在一阵优雅的风琴声中转醒,身边的人早已不在。

破天荒的,居然睡到了九点钟。作为一位强大的法师,她一天往往只睡五小时。有时候甚至夜半惊醒,或者不得不醒来,与那些威胁到她国家的恶灵作战斗。

红铁罐先生真是一位令人安心的奇人。也许他才是最强大的法师才对?用他的温柔,守护她的梦境……

“笑是一切罪恶的根源。(Laughter is the root of all evil.)对此我向来嗤之以鼻,直至遇见你,我的女士。”Doom在琴凳上抬首时,格雷希娅正从旋转楼梯上缓缓走下来,面色如三月里的玫瑰一般美丽动人。唇边若隐若现的微笑竟连Doom都受到了感染。“才知莎翁诚不欺我。”

“你真是个诗人,Lord Doom。”

“我不过是一位为我命定的情人发疯的可怜人。”Doom站起迎向格雷希娅,轻轻捉起两只盛满红酒的高脚杯,递给格雷希娅一杯。“还有,叫我Victor。”

“Victor,疯子、情人、诗人都是想象的产儿。(The lunatic, the lover and the poet are of imagination all compact. )”

“你竟也读莎士比亚?”

“母亲也是一位法师,她曾去过未来带回一些。”格雷希娅沉吟了一阵。“后来我才知道,喜欢莎士比亚的并不是她。她其实是憎恨莎士比亚的,因为那让她想起一个心心念念却终于失去的爱人。你能想象吗?我母亲出生于王室,一生叱咤风云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但我尚在襁褓中,她就在无人时念叨——你甜蜜的爱,就是珍宝,我不屑把处境跟帝王对调。(Sweet love you, precious, I disdained the situation with regard emperors swap)”

“听上去她与你父亲感情甚笃。”

“不,那混账并非我生父。但绝对是母亲众多情人中她动了真情却又伤她最重的那一个。我母亲痛恨莎士比亚,而我却深深喜爱。”

时间过得很快。

Doom是个非常令人心旷神怡的聊天对象。他学识渊博,拥有超乎常人的艺术鉴赏力,又同格雷希娅一样是位强大的法师,更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人格魅力。

如果他有心讨好于谁,假以时日,要爱上他实非难事。

只可惜,格雷希娅是个可耻的外貌协会……

哦,她的情人简直太美了。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。那么好,却又那么坏。那么浪漫,却又那么任性。那么潇洒,却又是个宝宝……他才离开她十分钟,她已经开始想念他的蓝眼睛……困极的格雷希娅,沉入梦乡……

王座上,坐着恣视众生的Victor。一脸天下尽在掌中,仿佛宇宙也在牢牢在握的王者神气。

而她则坐在Victor的大腿上,双手搂着他的铁甲的脖子。钢铁的手,钢铁的脖子,钢铁的意志。

此时,一身金红铁甲的骑士走来,不由分说地将她的手从Victor的脖子上霸道地拔下来,捉着其中一只,又单膝跪在王座前。他的面甲掀起,一双蓝眼睛里全是情诗,牢牢锁紧格雷希娅的目光,微微保持抬着额的状态俯首,在格雷希娅的手上印下一吻……

格雷希娅一身冷汗的醒来。

不,不该是这样。一定是因为这两位过于梦幻的男子轮番求爱终于让她精神错乱了。

“你的美唯有你的智慧能超越。”经过整个上午的闲聊,Victor如是说。

闻言,格雷希娅却如坠冰窟,打了个冷颤。她将目光再次投向这个男人,脑子飞速运转…………就好像一直苦苦追寻的最后一片拼图碎片终于归位。

她踉跄的后退了两步,直到Victor伸手搂住她的后腰。

“你还好吗?我的女士?”

她不着痕迹地拍开Victor的手,仿佛拍开一条毒蛇。好在Victor作为一国之王拥有良好的教养,只是在面甲下微微皱了皱眉头,陷入沉思……

两周后。

“卑鄙的奴仆。”Doom一拳招呼上钢铁侠的胸甲。

钢铁侠狠狠吃了一拳,因为惯性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真是好心被当驴肝肺,特意来跟Doom商量下一步,却被不由分说地痛扁。若不是他以为两人正在一条战线而毫无防备,哪能叫他轻易得手?

钢铁侠随便掸了掸肩上的灰,耸了耸肩。“我还以为你还要一百年才发现呢,Doomy。但我不过是每天陪她两小时而已,已经把整个白天都让给了你,你还想怎样?”

“卑鄙!无耻!我感到了背叛!我们一同弹琴、谈莎士比亚,论魔法。我们心意相通,却架不住你这个卑鄙的奴仆如此下作的手段。”

“是谁说要各凭本事?怪我咯,你放不下你的自尊,又没有好容貌、蓝眼睛和翘臀。”

“哼,易得者亦易失。(*Easy come, easy go)”

“Doomsy,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!”

嫉?妒?是的!如果要Doom对自己诚实一次,他确实气炸了。只是嫉妒谁,这可就非常值得玩味了。只是,Doom永远不会对钢铁侠这么承认。

“你不要入戏太深,Iron Man。”说好的,诱惑这个时间线最强的法师,让她自愿帮助他们。钢铁侠这个卑鄙的奴仆,居然对那个女人动了真感情?

这要置Doom于何地?

“啧啧。”钢铁侠摇了摇头。“我觉得我们就快能回去了。”半是开心,半是惆怅。

”你舍得了她吗?”

“本来舍不得,我是真的喜欢她的。这样美好的女人,谁不喜欢?哦,除了某个xing冷淡的假面国王。”

“你敢……!”

“我就敢,Doomy, Vic, Vicky。你知道我永远敢。”

Doom紧握的铁拳松了又紧。胸甲起伏最终落回原处。他怎么可能着了钢铁侠这个小傻瓜的道?这种最低级的激将法,只有弱者才会中套。Doom咬牙问到:“那么是什么令你改变了主意?”

“就是我突然发现一件很可怕的事儿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觉不觉得,她长得非常像一个人?”

“黑发蓝眸?怎么,难道她是你主人Stark的亲女儿,不成?你睡了Stark的亲女儿?????”Doom冷哼一声。黑发蓝眸的人那么多,他在怀疑什么?

“Tony Stark会穿越到过去吗?”

“显然不会。Stark是个令人敬佩的天才,他的研究与我类似,只除了这个时间旅行,他不如Doom,除非他是和我一起穿越的,否则他怎么可能穿越?”

我就是和你一起穿越的啊!还到处乱穿,各种穿,多次穿,花样穿。你以为我愿意吗?Tony在面甲下大力翻了一个白眼。“这不就对了,她不是说,他爹妈都是法师?”Tony小心提示。

Doom的记忆力堪称过耳不忘。而格雷希娅曾告诉他,她的生父是一位非常睿智的男人,曾经整整两周不吃不喝不睡不上厕所,只为学习。

能够整整两周不吃不喝不睡不上厕所,连万能如Doom都做不到。能做到的只有……

卧槽!

”所以,你和与‘他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一张脸,睡了整整两周?”Doom突然对钢铁侠的胃口产生了敬佩。也为他Doom本人的审美小小默哀了一下,毕竟在Doom心里,格雷希娅确实是个一等一的美人儿。

“好了我知道你舍得下她了,但她那么迷你,能轻易放你走?”

“想想都心酸。我爱的女人居然对我说,我的命运不属于她,却属于别的人,别的时空……”

“她的智慧与心胸,甚至超越她的美貌,甚至,不下于Doom。”这几乎是Doom能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了。

分别的那天,格雷希娅给Doom一个大大的拥抱。又踮脚亲了亲钢铁侠的面甲。深吸一口气,对两个人念到:“也不可以做敌人,因为彼此深爱过。(The enemy cannot do, because loving each other too)” 看了看钢铁侠,又看了看Doom。

再爱的人,也有远走的一天。(Re-loved, but also a day to flee)

回到现代的Tony百思不得其解地问Doom: “这究竟是什么意思?我从没说过要与她做敌人啊????”

Fin

看到这里还没瞎的小伙伴儿谢谢你们。【鞠躬


猜出女主老爹的人奖励一颗糖,猜出女主老妈的人奖励两颗糖,猜出女主老妈那个混账负心汉情人的奖励一百颗。



评论(8)
热度(16)

© 不爽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